Greenland
Mobile Button

文藝復興500年,拉斐爾大展

2020-09-18 閱饗世界

本文作者:閣林文創編輯部

2020年本該是美好精彩的一年,至少在藝術界是如此;因為今年原本就安排了很多重要的慶祝活動,都受到疫情的影響,像是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150週年活動,還有重災區義大利原本要紀念拉斐爾(Raffaello Sanzio da Urbino)逝世500週年的【拉斐爾大展】(Raffaello oltre la mostra),也受到了衝擊。

▲拉斐爾大展。
(圖片來源:Raffaello Sanzio da Urbino)

拉斐爾與達文西(Leonardo da Vinci)、米開朗基羅(Michelangelo)並列為「文藝復興三傑」,雖被譽為天才,但卻是三人裡最英年早逝的,離開時才37歲。在拉斐爾逝世的前一年達文西才剛病逝,享年67歲,而米開朗基羅是三人之中唯一活到88歲高齡的。

拉斐爾對二人的尊崇,可以從他在梵蒂岡簽字廳的溼壁畫《雅典學院》(The School of Athens)中窺見。這幅畫是拉斐爾的經典代表作之一,圖中在行進間以手指指天的柏拉圖,就是以達文西為原型,而下方沉思的哲人赫拉克利特,則是以米開朗基羅為原型。

▲拉斐爾的《雅典學院》。
(圖片來源:閣林文創《虔誠.超凡 梵蒂岡》

【拉斐爾大展】在羅馬奎里納勒博物館(Scuderie del Quirinale)舉行,去年同一地點也曾舉辦了【達文西逝世500週年展】。這次【拉斐爾大展】可說百年難得一件的大展,因為這次是真跡作品展出數量最多的一次,不僅烏菲茲美術館(Uffizi Galleries)慷慨借出超過40幅繪畫和素描作品,法國羅浮宮(Musée du Louvre)、美國國家美術館(National Gallery of Art)、西班牙普拉多美術館(Museo Nacional del Prado)也都罕見借出了拉斐爾的真跡,讓散落世界各地的畫作再一次重聚於羅馬,史上罕見。若非今年有疫情,此展的參觀人潮恐怕是天天爆滿呢!

其中,烏菲茲美術館還因為《教宗利奧十世》(Portrait of Leo X)的出借與否問題,造成管方與專業人員發生嚴重爭執,最後認為畫作過於脆弱不適合出借的專業人員,在館方執意出借下憤而離職。

▲拉斐爾1519年的作品《教宗利奧十世》。
(圖片來源:法新社)

拉斐爾雖然早逝,他的創作作品數量卻不少,但有些畫作早已隨時間變遷而不知流落何處。由於他走得突然,所以有許多專家都在尋找他最後的畫作究竟在哪。2017年梵蒂岡教廷對教宗的正式官邸展開了大整修,預計2022年才能完工,第一年就在官邸最大的房間康士坦丁廳裡,發現兩處以油畫創作的壁畫,這兩幅壁畫很快就引起注目,專家普遍都認為這是出自拉斐爾之手,而推估這很有可能就是他最後的作品。

不過,這世上是否仍有尚未被發現到拉斐爾的其他作品,也沒有人知道;與其對虛幻抱持想像,不如好好欣賞現存的作品,而【拉斐爾大展】就是千載難逢的機會,現在雖然受到疫情影響無法親臨現場欣賞大作,在奎里納勒博物館官網已放上許多展場影片和介紹,透過這些畫面,我們同樣可以在線上一睹盛會!

如果這樣也無法滿足拉斐爾迷,或許買本書回家收藏,會是更好的選擇!閣林文創出版的《虔誠.超凡 梵蒂岡》不僅收錄了最完整的西斯汀教堂壁畫,裡頭更匯聚了文藝復興三傑的作品,只要打開書便能一覽畫作細節。

 

 

很抱歉,
本網站不支援IE瀏覽器。

本網站不支援IE瀏覽器,建議改用Chrome, Firefox, Edge等瀏覽器,謝謝。